沒有不聽話的孩子,只有不會聊天的父母
【作者:鄒欣  發布時間:2017-4-24 11:07:34  點擊數:21982】

很多家長非常希望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,可是孩子,尤其是進入青春期的孩子卻并不愿意與父母深聊,這讓很多父母感到很痛苦。家長如何與孩子聊天才能更有效?

先來看兩組對話:

對話1

爸爸:今天在學校怎么樣?

小明:還好吧。

爸爸:“還好”是好還是不好,老師又批評你了?

小明:哎呀,沒有??!

爸爸:那就是挺好的??!

小明:嗯,還行吧。

爸爸:真是三棍子打不出個屁,不知道你天天心里在想什么!

小明:真的沒什么,爸我去做作業了。

 

對話2

媽媽:來,多吃點胡蘿卜,富含維生素A!

小明:我最煩吃胡蘿卜了!

媽媽:胡蘿卜很好吃啊,怎么會煩呢!而且對長身體很有好處的啊,不許挑食。

小明:(吃了兩口)嗯,我吃飽了。

這兩組對話,家長的用意都是好的,想了解孩子在學校的生活,想讓孩子多吃蔬菜??墒?,在兩組對話的結尾,小明都主動結束了聊天立場,一種“惹不起還躲不起”的態度。是小明太逆反?恐怕未必。

在這兩組對話中,家長的聊天方式都有很大問題。

什么問題?就是目的性太強。

 

一、和孩子聊天時,請放下目的性思維

目的性太強的對話有什么不好呢?我們來看個生活中的例子,這是兩個初有好感的青年男女間的對話

姑娘:真倒霉,電腦又死機了,剛寫的文檔沒保存,55555

小伙:怎么會突然死機呢,中病毒了嗎?

姑娘:不知道,可能吧……

小伙:裝個XXX殺毒軟件吧,或者XX殺毒軟件。

姑娘:謝謝,可是我好像裝了。

小伙:那就是配置太低了,內存多大的?

姑娘:呃,忘了。明天再說吧,我去洗澡了。

小伙:好的,明天把電腦帶來我給你修。

真是一段人神共憤的聊天記錄。

姑娘的重點在表達情緒求安慰,小伙卻始終被目的性思維主導著,想解決姑娘電腦的問題,整個對話看起來無趣且無聊,姑娘只好用“洗澡”的借口結束了聊天。這樣的對話,應該存在于電腦用戶與技術客服之間,而不應該存在于互有好感的青年男女之間。

目的性思維,是自原始狩獵生活起至今一直推動著人類發展的思維。原始社會,如果沒有目的思維(打到獵物),人類就滿足不了生存需求。所以伴隨這種思維的是警覺性、對立性(哪里有獵物、怎么打死獵物)。

而聊天和謀生、打獵不同,情感交流是第一位的。家長和孩子聊天也是同樣道理,如果目的性太強,不僅使對話看起來缺乏情感互動,也使得孩子的心理、情緒處于應激狀態。

例如在“對話1”中,爸爸和小明的心理活動是這樣的:

爸爸:今天在學校怎么樣?

(這小子神情有點不對勁,是不是在學校又惹事了?)

小明:還好吧。

(警報!警報!爸爸在刺探軍情?。?/span>

爸爸:“還好”是好還是不好,老師不會又批評你了吧?

(別想糊弄我,肯定有事?。?/span>

小明:哎呀,沒有??!

(糟了,老爸要發飆?。?/span>

爸爸:那就是挺好的??!

(真的沒事??)

小明:嗯,還行吧。

(實在沒啥要和他聊的。)

爸爸:真是三棍子打不出個屁,不知道你天天心里在想什么!

(問什么都不說,怎么和他交流?。。?/span>

小明:真的沒什么,爸我去做作業了。

(趕緊撤……)

 

二、避免觀念先入為主,忽視了孩子的情緒

還有的家長和孩子聊天時,總是急于下結論,或急于用自己的觀點否定孩子的觀點,比如對話2中的媽媽,就是急于糾正孩子“討厭胡蘿卜”的看法,結果孩子并沒有因此就順從地多吃一些胡蘿卜,反而直接結束了對話。

我們再看一組例子——

對話3

小明:爸爸,我不想學數學!

爸爸:為什么?

小明:數學太難了,很多題不會做。

爸爸:你這是畏難情緒,要不就是聽課不認真。

小明:可我上課認真聽了,也努力學了。

爸爸:數學很重要,將來還要學物理、化學,數學是基礎!

小明:我知道很重要,可就是感覺學不會。

爸爸:那是你還不夠努力,學不會也得學,多做練習題,把每道不會的題都弄懂了,還能學不好嗎。

小明:哦。

可以看得出,小明的爸爸在積極地“引導”小明,他認為小明對數學的重要性認識不足,不僅用“畏難情緒”“聽課不認真”直接貼標簽、下結論,還給出了“多做練習”這樣的“解決方案”??墒?,孩子并不是不知道數學的重要性,“多做題”、“改錯題”,道理都明白,可為什么還是不想數學?

其實,孩子發出“不想學數學”這樣的牢騷,并不是真的不打算學數學了,他只是在宣泄苦悶的情緒,尋求撫慰。你會發現,強目的性、直接下結論、聚焦于解決方案,具有這些特點的對話方式,都無法讓聊天進入一種放松的氛圍,用此方式聊天的家長,并沒有把注意力放在回應孩子當下的情緒,而是把注意力指向未來。

那么,好的聊天方式是什么樣?

 

三、令人愉悅、放松的聊天方式是怎樣的?

讓人放松的聊天方式,是將事情說得具體而非概括,是彼此回應對方的情緒和情感而非將問題當任務一樣解決。我們都有這樣的體驗,和朋友聊天時,我們不會像面對客戶或領導一樣緊張,不會繃緊了神經總想著揣摩對方的目的和意圖,而是回應朋友的情緒、講述自己的感覺。比如

“秋天真的來了,感覺好涼爽?!?/span>

(當下的感覺)

“是啊,這個溫度讓我想起去年我們幾個去紅葉谷玩的那次?!?/span>

(回應對方的感覺,講述和對方有聯系感的回憶)

“哈哈,我記得你還帶回幾片紅葉做成了標本?!?/span>

(回應對方的回憶,把對話進一步具體)

“我已經收集了好多種紅葉了,還有前年在XX采到的……”

(再具體,發散)

同樣地,像對話1,本來可以這樣聊——

改進版對話1

爸爸:今天的課有意思嗎?

(話題切口很具體)

小明:還行吧,語文課文挺無聊的。

(表達感受)

爸爸:有的課文是不太有意思。自然課會好些吧,你不是很喜歡自然課嗎?(回應感受)

小明:自然課好玩,今天講了好多識別方向的方法。

(具體化)

爸爸:都有什么方法呢,爸爸只會看太陽辨別方向。

(談自己,再具體化)

小明:爸爸好笨,晚上還可以看北斗星啊,還可以看樹冠哪個方向更濃密。(情緒互動,進一步具體化)

你會發現,把注意力放在回應對方情緒,進行適度發散的聊天方法,可以讓話題無休止地持續下去,聊天能持續進行,那么想獲知什么信息都是很簡單的事了。

 

四、這樣和孩子聊天,根本停不下來

1.從具體話題切入。

“在學校過得怎么樣”這種話題切入,顯得很抽象很籠統,孩子很難回答。切入話題越具體越好,課程、課間游戲、課間餐……都可以作為切入點。

2.從別人的事談起。

孩子對于家長直接詢問自己的情況可能會本能地警覺,那么不妨先聊聊別的孩子,鄰居、同學等等都可以。比如這樣

爸爸:我剛才在樓下看到李雷,他好像不太高興?

(從孩子的同伴聊起)

小明:嗯,今天他上課和同桌講話,被老師批評了。

爸爸:被老師批評的滋味肯定不好受,難怪他不高興。

(共情)

小明:是啊,放學和他一起回來時,都沒說幾句話。

(描述細節,進入聊天氣氛)

爸爸:你沒有被老師批評過嗎?

(話題遷移)

小明:呃,很久前了,李老師說過我一次,說我做題粗心。

爸爸:那老師說了你,你會難過嗎?

(關注情緒)

小明:當時覺得有點,后來我做完題都會好好檢查。

3.不否定,先共情。

孩子表達了消極情緒,不要急于否定,而是先表示理解。比如對話2,其實可以這么聊

改進版對話2

媽媽:來,多吃點胡蘿卜吧,媽媽覺得挺好吃的。

小明:我最煩吃胡蘿卜了!

媽媽:嗯?你不喜歡它的口感還是味道?

(不否定,先認同孩子的感受)

小明:味道。

媽媽:媽媽以前也不太喜歡它,后來聽說多吃胡蘿卜對眼睛有好處,慢慢就吃得多了。

(談自己,共情)

小明:(嘗了一口)下次放在燉湯里吧,我覺得比這樣炒的好吃。

媽媽:好啊,下次和你喜歡的排骨一起燉湯。

4.只傾聽,不說教。

很多家長和孩子聊天時,總是想著對孩子進行“教育”、“引導”,忽略了創造良好的氣氛,讓孩子自己說出心里話。實際上,做一個傾聽者,更容易讓孩子說出很多心里話,這樣的一次長聊過后,孩子對家長的信任會有很大提升,會越來越喜歡和家長傾訴。

(本文摘自青欖家長地帶微信公眾號)

 

用戶登錄
關閉
本信息僅向登錄用戶開放,請登錄后瀏覽!
免責申明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