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校園文學之星”征文比賽金獎作品(六年級)
【作者:方玲玲  發布時間:2018-4-24 9:03:28  點擊數:12269】

窗外的世界

何妍秋  杭州市勝利小學六(1)班  指導老師 徐麗華 

山的另一面可能還是山,但對于沒有到達的人來說卻是永恒的誘惑······  -------題記

毛茸茸的身體,一雙機靈活潑的大眼睛,有著短小而有力的四肢,一條細細長長的尾巴,還有一對灰色的豎起的小耳朵,這就是我——一只小老鼠。在一個漆黑的夜晚,我誤打誤撞跑進了一戶人家,看到那各色各樣的食物,我打消了離開這里的念頭,準備在這狹小的房屋內安居樂業,過上幸福的生活。

日子漸漸過去,隨著我對水果、零食的“打劫”,家里的人們發現了我,日子在逃跑、躲避中逃去如飛,我也漸漸厭倦了這樣的生活。

在我來到這兒的第23個夜晚,我安靜地回憶起了窗外的生活,我跳到窗邊,俯視著窗外的人們,那些在街上來來往往嬉戲打鬧的孩子們,該是那么的自由??!那窗外金碧輝煌的建筑,讓人如癡如醉的美景,該是多么令人向往??!那窗外自由飛翔的小鳥,該是多么快活??!而我,如籠中鳥一般,被困在這房屋內,我多么想再回到窗外的世界里!

窗外的世界也許充滿危險,但你總能絕地求生,闖出另一番樂趣,窗外的世界是多彩的,美好的,也是危險的,就如帶刺的玫瑰,但只要有希望,有一顆堅定不移的心,總是能成功的。

想到這里,淚水濕潤的眼眶,窗外的世界對我的渴望讓我更加堅定:一定要逃出這里!

日子一天天過去,離我要出逃的日子越來越近了。一個平靜的夜晚,我躡手躡腳地躲進靠近陽臺的一塊窗簾布里??杀M管我多么的小心翼翼,還是被眼尖的女主人發現了,“啊,有老鼠,快打它!”一聲尖叫劃破天際。我邁開四條腿,用盡吃奶的力氣四處跳竄,在男主人的窮追不舍下,我不得已躲進了床底。

主人們見我沒了動靜,便拿來了各式各樣的“捕鼠神器”,什么粘鼠板啊,木棍啊等等,只要能打到我的都被拿了出來。見我仍不出來,他們只好拿出殺手锏———玩具仿真水彈槍。

“嘭嘭嘭”,隨著幾聲槍響,我被打中了,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讓我有了放棄的念頭:“要不還是繼續躲著吧!別想什么窗外了……可,可是窗外的世界是那么的五彩繽紛,真的很令人向往,我還是再想想辦法吧!”我狠下心來,咬咬牙,又想到了個辦法……

主人們見我沒有出來,有些灰心喪氣,便睡了,不一會兒,便響起了呼嚕聲。

我輕手輕腳的來到窗臺邊,開始咬起紗窗,其間,心中一直有一個聲音支持著我:一定要逃出去,看看窗外的世界!不過一會兒,紗窗就被我咬出一個洞,我鉆進洞里,通過窗戶間的縫隙,輕輕一躍,再順著管子往下爬……

“轟”的一聲,我來到了地面,來到了我夢寐以求的窗外的世界,我是多么的歡喜??!便趁著夜深人靜之時悄悄欣賞起來。

又是“轟”的一聲,又一只老鼠來到窗外的世界……

 

   外

  吳樂言 杭州市勝利小學六(2)班  指導老師 董 琳

 

窗外的天空懷抱著由紅轉黃的太陽,黃褐色的晚霞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更加陰沉、憂傷,仿佛一種瘟疫,在黯然的云彩、樓房和植被中蔓延開來。唯有那一棵年長的桃花樹,在這場災難中幸免,帶著粉紅色的花蕾,留下一路鮮亮明快的色彩。桃花樹下,是一對祖孫,爺爺干癟的、滿是皺紋的手拉著小女孩肉肉的、圓潤白皙的手,一同向桃花樹上望去,女孩說:“桃……桃花!”這聲音很陌生,卻讓我有種莫名的熟悉感……

多年前的春天,也是這樣一個寂靜無聲的黃昏,那時,我還不會走路,但小小的心中卻裝滿了快樂。我躺在爺爺瘦弱的臂彎中,來到了這棵對我有著非凡意義的桃花樹下?!疤一??!睜敔斀涛??!皸l……條發?”在那個連說話都困難的年紀,只言片語和胡言亂語總會被爺爺原諒的:“是桃花?!薄疤摇??!薄皩D!”爺爺開心得不得了,嘴上一笑,那張慈祥的臉就像黃土坡,七溝八梁。爺爺一笑,我也笑了,胡亂地揮著還未褪去嬰兒肥的四肢,活像一只不會游泳的烏龜,引得爺爺樂不可支。

暑去寒來,又是幾個春秋,我上小學了,窗外的那棵桃花樹還是按時報春,綻滿粉紅的花朵,保持著不老的紅顏。放學了,爺爺牽著我的手,一起來到桃花樹下:“樂言,你覺得桃花像什么呀?”“得看過才知道?!蔽艺f。爺爺把我抱起來,好讓我能看得見、摸得著桃花的花骨朵兒。我關心著桃花的樣貌,卻忘了關心爺爺頭上的汗珠,忘了關心爺爺身上的病痛?!跋窦t撲撲的臉蛋!”爺爺笑了,與多年前一樣的溝壑縱橫,只是更深了,像一條條交錯的壕溝?!盃敔斀棠憔湓姲?!”“好啊好??!”我一聽見詩句就來勁?!斑@句詩是唐代崔護寫的,”我點點頭,爺爺繼續說,“聽好了,‘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?!薄班?,我一定會記住的!”我從未聽過與桃花相關的詩。

窗外的桃花樹上,又爆出了新蕾;窗外的桃花樹下,我知道爺爺的喜悅,知道爺爺對我的愛,也知道“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”;可我不知道爺爺飽受病痛折磨,不知道爺爺會因白血病陡然離世,也不知道會有今天“人面不知何處去,桃花依舊笑春風”的惆悵……

窗外起風了,吹落了幾片粉紅的花瓣。

愿這風帶著桃花吹到天堂。

愿這花帶著思念飄到天堂。

 

 

   窗.景.人

         朱奕銘  杭州市勝利小學六(3)班  指導老師 朱  穎

 

      我坐在屋子里透過高大的落地窗,望著外面同樣高聳的樓房,望著那除夕夜卻只是零星的煙花,望著那毫無綠色的街市。我不禁想起了那小村

莊那小屋和那窗外的美景:

已是傍晚,天黑了下來,可小巷中仍是光明一片-----窗戶上都掛著自家做的燈籠,透出微弱卻又很美的火光。這時,煙花也在天空中綻放了,五彩的,單色的,花瓣狀的,條狀的……它們把夜色當做巨大的背襯,黑夜襯著白光,白光又融入黑夜,顯得格外醒目。

這時的我還很小,坐在小凳子上,從那狹小的窗戶中看到了這一幕,不禁手舞足蹈起來,指著煙花對媽媽說:“花!漂亮!我也要!”于是,我們也成了窗外的景了:媽媽拿來一個煙花筒,先把我抱開,遠遠的。爺爺則拿起打火機將導線小心翼翼地點燃,隨著“嗤啦”一聲,煙花飛上了天,突然炸開了,灑下點點煙塵。我揮著手繞著筒跑啊跑,一幅與煙花追逐的景就這樣誕生了。

次日清晨,清脆的鳥叫聲劃破了天空,霎時間,高低不齊的鳥叫聲傳遍了整個村莊。有燕子,有云雀,聲音更是婉轉動聽。我被這一切喚醒了。我走到窗前,窗外是爺爺的麥田,小苗兒已微微發青;魚塘邊,阿旺在不停地吠著,它昂著頭,盯著魚塘,神氣地像個將軍。爺爺一早已下地耕作了,他掄著大鋤頭,把土一層層翻起來,又拿水壺把一周的土都澆灌好,這才滿足地離開。

我推開窗,探出腦袋,呼吸著鄉下特有的新鮮空氣,頓時,我感到腦袋中所有的事物都變得美好了,我沉浸于其中,久久沒回過神來。

我來到屋外,興奮地跑著,這窗外的一切好像都在與我玩耍,尤其是阿旺,我和它在田野里狂奔,一不留神,它便沖在了我前頭,它用舌頭舔著我的衣服,還搖起了尾巴……

我坐在椅子上望著窗外,那一切是那樣的真實卻遙不可及。原來的窗戶是一架溝通屋里屋外的橋梁,如今卻成了我們與室外聯通的透明的隔閡……

 

春到心里來

 何沐澤  杭州市勝利小學 六(4)班    指導老師:方玲玲

春來,春歸,春至。

一時間,窗外暖潤的風吹了過來,窗外燦亮的光跳了進來。在窗里寫著作業的我感受到了她的美好,不禁想:要是能坦蕩在這場盛大的春光里那有多好!輕輕擱下手里的筆,窗里的我貪婪地呼吸春的味道,深吸一口氣,把幾日偶覓來的春光絲絲縷縷抽進心里,慢慢回放,細細咀嚼,靜靜品味。

春是一點一點的?;?,著一身鵝黃的宮裝,一朵一朵零星地端坐著,不喧鬧,就在那里不失優雅。被粗糙了一冬的樹皮上冷不丁冒出幾顆新芽,有的翡翠般綠,有的胭脂般紅,點綴在沒有生氣的灰褐色枝杈間,璀璨!無敵!就連小得可憐的薺菜花兒,也一點點白在零零落落綠起來的野草地邊。

春是一條一條的。水邊的柳條兒比金線嫩,又軟于游絲。幾條便成一幕,在微醺的暖風里,清漾的水面上,飄來忽去,由淺到深,由黃到綠,一蕩一幅畫,一漾一首詩,霎那!永恒!

春是一團一團的。一夜間,紫玉蘭如歡歌的舞娘滿樹搖曳,無需葉的幫扶,肆意成一團就好。最把人逼到咋舌的是櫻花。前一日,你還跟淡淡的它默默擦肩,可隔一日,它便以鋪天蓋地的粉白來迎接你的轉身,一樹團一樹團,密得沒有空隙,濃得把你灌醉。

春是一縷一縷的,百花開,香風自來,濃淡隨意;春是一滴一滴的,化成海棠的淚,把光明滲進黑暗的泥土里;春是一顫一顫的,芽顫,花顫,樹顫,風兒在顫,我的心啊,也隨著顫動!顫動!向上??!向上??!

春景,無須饒舌,誰人不曉。把美景自心呼出,春已然軟漾在我的臟腑。推開門,奔向窗外的春,我也要在美妙的春里來一次華麗的轉身。

春已來!春已歸!春已至!

下一篇:
用戶登錄
關閉
本信息僅向登錄用戶開放,請登錄后瀏覽!
免責申明: